哲理小品(1112):做一條有夢想的咸魚

      哲理小品:做一條有夢想的咸魚

      劉永宗

        為了激勵自己業余積極創作,我在QQ簽名上寫下了這樣一句話:“人生如果沒有夢想,那跟咸魚有什么區別?”許多朋友給我點“贊”,有位女孩子卻跟我唱“反調”,弱弱地說:我覺得咸魚挺有夢想的,不然怎么就咸魚翻身了呢?

        一語點醒夢中人,把我又帶回自己尋夢之旅的源頭。19歲那年,高中輟學的我來到廈門的建筑工地上打工,日復一日的艱辛勞作,將我磨得幾乎沒有了棱角與夢想,每每滿身疲憊地躺到床上的時候,總是想:我的人生也就這樣了吧,沒有學歷、沒有背景、性格內向……有人說“乞食嘛也會有出頭天”(乞丐也有一天能出人頭地),我在低矮的工棚里仰望,卻似乎看不到前方的光明。

        一日,我在廈門夜市的書攤上淘到一本寫作的書,如獲至寶。下班之后便如饑似渴地閱讀起來。第二天下班之后,準備“再度赴約”去書中遨游。在床頭翻找了好一陣子,卻沒有找到。和我同住的師傅看我翻箱倒柜,說:“別找了,那本書被我藏起來了。有那么勤奮,早就上大學了,現在還用來這里打工?”莫非真像師傅所說,我這樣的咸魚,原本就不該“心高”?

        或許是源于對夢想的執著,又或許是年少輕狂的叛逆心理,我依然堅持自己的閱讀與寫作,只是更多時候轉為地下了。半年后,我的堅持逐漸有了小小收獲,每當得知文章刊登的消息,我都欣喜若狂,哪怕它只是一塊“豆腐干”——一則簡短的資訊而已。

        然而,我的文學熱情卻經常遭遇來自身邊的尷尬。曾經,我把刊有自己文章的樣報拿給工友看,想一起分享這份喜悅。結果幾日后想要回報紙時,才知道它早已被工友當了廁紙;另一次,一位熱心的工友幫我“炫耀”一本刊有我散文習作的《黃河文學》,結果這本雜志被工友們“哄搶”而去,幾天流轉,這本回到我手中的刊物已被摧殘得面目全非……那時的我又心疼又無奈,只好苦笑。

        也許是我蝸牛般的勤奮終于等來了機會之神的眷顧,2005年的那個夏天,揮汗如雨的我正在簡易木梯上面安裝天花板時,接到了一位中學老師打來的電話,問我是否有興趣去北京發展,雖然那個時候還并不知道“文案策劃”是做什么的,只是聽說可以用電腦,從事與文字相關的工作,我就已經興奮不已了。

        從南到北,一路輾轉走到現在,我已從一個初級文案成功向營銷總監轉身,業余仍然堅持創作,已出了自己的散文集《漂泊是條青春的河》……雖然寫作已不是謀生的初級需求,但是我依然告訴自己不要忘記走過的每個艱苦的日子,要感恩寫作。

        哲思啟示:是啊,咸魚也可以有夢!做一條有夢想的咸魚,即便你感覺困頓無奈、生活無望的時候,也不要輕易給自己下定論!只要有夢,就要一點一滴勇敢去追。其實很多時候,成功也需要“峰回路轉”才能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。

      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      http://image95.pinlue.com/image/40.jpg
      分享
      評論
      首頁
      和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