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氏砭法|治骨痹

      2018年11月22日,天氣晴好,忙完一天的事已是19點了,正準備吃晚飯,先生問我:有個急性坐骨神經痛的病人,大概有3天了,你有把握治療嗎?對于急性病癥,基本砭到病除,快則一次,慢則兩次,我的自信來自老師的砭法和臨床,于是讓他過來。

      坐骨神經痛在中醫里稱為痹證,《黃帝內經.素問.痹論》有如此描述:“以冬遇此者為骨痹,以春遇此者為筋痹,以夏遇此者為脈痹,以至陰遇此者為肌痹,以秋遇此者為皮痹?!?/p>

      又“骨痹不已,復感于邪,內舍于腎。筋痹不已,復感于邪,內舍于肝。脈痹不已,復感于邪,內舍于心。肌痹不已,復感于邪,內舍于脾。皮痹不已,復感于邪,內舍于肺。所謂痹者,各以其實,重感于風、寒、濕之氣也?!?/p>

      患者男,58歲,身高體壯,在本鎮供電所工作,由他的徒弟攙扶著慢慢挪步進來,此時雖已立冬,但溫度不低,他穿的衣服卻很保暖,且尻以代踵者,風寒濕已入腎,腎主骨,判斷他基本為骨痹。

      患者自述:他的腰痛病史有四十幾年了,坐骨神經痛常犯,用過很多方法斷不了根。三天前搬重物到自己車上的同時打了一個噴嚏,引發了病情,雙腿臀部下至大、小腿后側劇痛拘急,右臀部更為嚴重,不能抬起,難以屈伸,入夜疼痛加劇,臥不安寧,反正是站也不是,走也不是,站也不是,睡也不是。注射杜冷丁和封閉針,推拿按摩皆不得效。

      骨痹已經確定,但一聽有幾十年的病史了,心里還是有點打鼓,牛皮已經吹出去了,只得上吧。因為患者之前未曾接觸過砭術,對辟谷有點恐懼,我只能抓重點:頸椎(下病上治)、大杼(骨之會)、膏肓神堂、脊椎、膀胱經(腎與膀胱相表里,患者腿部的病癥在膀胱經),重之重點就在腎區和腰椎到臀部這一塊,反復刮,痧像一層一層的出,有結節就撥筋。

      當刮到八髎時,患者反饋酸、麻、脹能傳到雙腳。竊喜:說明氣血已經通暢了。刮完后,在雙腿的委中到承山這一區域進行拍痧,拍出的紫痧包如同連綿不絕的小山坡(可惜沒有拍照)。

      大概一個半小時,患者疼痛消失,腰能挺直,行動自如,還抬起最嚴重的右腿做了幾個彎腳的動作,然后大步流星的出門了。在寫這篇文章時,電話隨訪:一切正常,沒有反復。

      2019年的元旦,非常有幸在無錫“道生學堂”總部與李道政老師和學友們跨年同慶,老師語重心長:臨床、讀經典、總結,這是一個成功的中醫人的必經之路,否則一輩子虛度!

      老師的肺腑之言銘記于心,不敢懈怠,每做一個病例,不管成功與否都要做深刻的總結,才會有更大的進步,真實不虛!

      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      http://image95.pinlue.com/image/69.jpg
      分享
      評論
      首頁
      和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