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槐樹下的往事

      老槐樹下的往事

      蔡漢以

      2021-02-25

      在上世紀七十年代,福建省平和縣山格鎮

      隆慶村,即福建第一古堡---蔡家堡

      ,有

      二條村路通往省道。村民由這二條村路,走到山格鎮街道趕集,走向外面世界。

      這二條村路,分別叫“頂路頭路”和“村大路”

      ?,F在“村大路”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村大路!而“頂路頭路”,卻慢慢地消失了……。

      然而,這頂路頭路在

      解放前,就是隆慶村蔡家堡的一條古村路。它是沿著花山溪的另一支流的河岸行走,路延伸到山格鄉大路。我

      年青時,去山格鄉辦事,就常走頂路頭路。那時,路邊的溪河可以行船,河水清清,不息長流。河岸上的路面寬約4米,路上常見生產隊的人用“板車”運輸東西,人來車往,很熱鬧!

      在頂路頭路上,解放前就種了一些樹,這些樹我年青時有的高達幾十米,如桉樹等;有的十分茂盛,如老槐樹等。如今這些古樹,大部分不存在了,現只剩下

      二棵老槐樹。這二棵老槐樹,在隆慶村“田中央”社,即

      第四生產隊的路段上。今天,2021年2月25日我約了第四生產隊的一位村民---蔡河落

      ,我們重走頂路頭路……

      當我們來到老槐樹下時,我忽然想起那童年的往事:

      老槐樹所在的河岸,有二個奇事。

      老槐樹所在的河岸邊,有露頭的

      高嶺土。

      在高嶺土那里的河中,有一塊

      巨石板,

      石板比床鋪大,石板上有刻字。這巨石板

      之奇事,是父輩們當年下河底所發現的;這高嶺土之奇事,是我們村當時的兒童,人人皆知的。

      老槐樹所在的河岸高嶺土,制作“手槍”。這些高嶺土,當年村里的小孩子,常挖來

      制作“手槍”。我年青時,也玩過高嶺土制作“手槍”的事。即先把高嶺土按手槍的大小模樣做成

      胚胎,然后用稻草等燒烤胚胎,冷卻后,“手槍”就假的“成真”了!

      兒童游戲,“紅軍捉打白軍”。我們這些小孩子,各自拿著自已制作的“手槍”,玩起

      兒童游戲,主要內容是“紅軍捉打白軍”。即

      小孩子分成二組,一組扮

      “紅軍”,另一組扮

      “白軍”,在村里的舊屋、草垛、河邊樹、甘蔗園……玩起此類游戲。

      小孩子們手握“手槍”,發現敵人時立即舉槍,并口喊砰…砰…砰的槍聲,對方聽到則應聲而倒,并退出戰斗?!詈?,看哪組人數為多,多者為勝利方。有時發現

      “白軍”多,受傷的“紅軍”就手握“手槍”,突然襲擊……“白軍”由多又變少了!

      村里兒童怎么喜歡,這紅軍捉打白軍的游戲呢?這與我們村幾位老革命、老游擊隊員的故事有關。我的鄰居有一位革命烈士,他叫---

      蔡育祺!蔡育祺的兄嫂叫

      “碧花”;“碧花”是我中學老師,高中階段班主任蔡能凱

      的母親!我們小時候常聽碧花說起她小叔---

      蔡育祺參加革命當游擊隊的故事。并說,那天隆慶村蔡家堡幾位年青人---蔡介生、蔡佳珍、蔡育祺、蔡順天等人,悄悄離開村莊參加革命。那天晚飯是她親自做的……在一次戰斗中,蔡育祺

      英勇犧牲了!也許當時的兒童,常聽大人說起這所些故事后,在小小的心靈,就萌發起,向

      老革命老游擊隊學習的思想。

      蔡育祺英勇犧牲的故事,解放后老革命蔡介生,寫了一篇回憶文章《難忘的歲月——走上革命的道路》

      有談及這件事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老槐樹下的往事,是我

      童年的一段回憶。童年用老槐樹下的高嶺土制作“手槍”,村里

      兒童玩“紅軍捉打白軍的游戲”。如今,當年的兒童,現已變成老翁了!但

      回想起“紅軍捉打白軍”的游戲,我們似乎又年青許多……,因為隆慶村蔡家堡的革命故事,以及紅色基因,將得到代代相傳!

      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      http://image95.pinlue.com/image/97.jpg
      分享
      評論
      首頁
      和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