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02“景云深處是吾家”:尋訪魯迅的上海足跡1927—1936年

      “上海雖煩擾,但也別有生氣”,1927年10月3日,魯迅離開廣州抵滬,此后他在這里度過了生命最后的9年。魯迅眼中的上海味道是咸味的,對于選擇上海的真實原因,是因為上海有租界,而且特意選擇日本人聚居的虹口區。他將“租界”二字各取一半,寫成“且介亭”,作文集的題目,表示他躲在租界,是一個半殖民國家的奴隸。魯迅在上海的第一處住所在景云里(圖1),是上海普通的石庫門,建于1924年,只有坐北朝南的3排三層小樓,彼時,魯迅的三弟周建人在商務印書館做編輯,已住在景云里。 1927年10月8日,魯迅和許廣平從共和旅館搬入景云里23號(圖2),開始了同居的日子。起初,這種同居關系不是公開的,對外宣稱,說許廣平幫魯迅校對文稿,魯迅住二樓,許廣平住三樓,許廣平倒是坦誠的:“關于我和魯迅先生的關系,我們以為兩性生活,是除當事人之外,沒有任何方面可以束縛,……不必要有任何的俗套。我們不是一切的舊禮教都要打破嗎?” 1929年,魯迅與許廣平的愛情結晶海嬰誕生在景云里對面的醫院。

      30年代的上海文化因為有魯迅在,有了不可取代的分量。彼時的四川北路已甚為繁華(圖5),景云里的文化生活亦是豐富的,魯迅的鄰居是葉圣陶和茅盾,加上此后入住的柔石、馮雪峰,景云里的咫尺天地,一時間,群賢畢至,少長咸集。1930年3月2日,在距離景云里數百米之遙的中華藝術大學(圖4),左聯成立大會舉行,魯迅在會上作《對于左翼作家聯盟的意見》的發言(圖6)。30年代的大上海,生活的便利性不亞于現在,許鞍華《黃金時代》里有個鏡頭印象深刻,蕭紅和蕭軍去魯迅家做客,一聊就很晚,魯迅一再勸他們再聊一會,因為“十二點以前終歸有車子搭的?!痹诰霸评锏娜兆永?,魯迅結識了內山書店老板內山完造,彼時,內山書店(圖8)成了魯迅著作代理發行店,據統計,從1927年10月魯迅首次去內山書店購書到1936年逝世止,他去內山書店500次以上,購書達1000冊之多。書店沿著四川北路往南,有一家咖啡館叫公啡咖啡店,魯迅常在這里約見文學青年,《黃金時代》的鏡頭里,魯迅在內山書店初次會見從東北來的青年作家蕭軍、蕭紅后,便帶他們到咖啡館,啜飲咖啡,談笑甚歡(圖3)。

      不過,景云里的寫作環境似乎并不令人滿意,許廣平抱怨道:“隔鄰大興坊,北面直通寶山路,竟夜行人,有唱京戲的,有吵架的,聲喧嘈鬧,頗以為苦。加之隔鄰住戶,平時搓麻將的聲音,每每于興發時,把牌重重敲在紅木桌面上。輒使魯迅擲筆長嘆,無可奈何。尤其可厭是在夏天,這些高鄰要乘涼,而牌興又大發,于是徑直把桌子搬到石庫門內,迫使魯迅竟夜聽他們的拍拍之聲,真是苦不堪言的了?!?930年,因為環境不好,太吵,影響寫作,經內山完造出面,魯迅開始借住在拉摩斯公寓三樓的一套房子里(圖7,三樓一處公寓),《為了忘卻的紀念》就是寫于此地。1932年滬松戰爭爆發,魯迅搬至在上海的第三個寓所大陸新村9號(圖9為寓所浴室,當年原貌),1936年10月19日,一代文豪魯迅在這里逝世。

      (參閱資料:許廣平《景云深處是吾家》,電影《黃金時代》,新華社、解放日報、虹口報等報道,《魯迅在上?!返葧?,陳丹青“選擇上海與上海的選擇”上圖演講等。)

      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      http://image95.pinlue.com/image/9.jpg
      分享
      評論
      首頁
      和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