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理小品:不要在悲傷中告別

      哲理小品:不要在悲傷中告別 謝友鄞

      一個城市的歷史不算長,也不算短;一個城市人的經歷不會多,也不會少。在我們這片熱土上,誰都不是從天而降,都帶著自己的歷史而來。但有兩個城市,一個屬于富人,不甘寂寞,生機勃勃,愛折騰;一個與窮人有關,閑適淡定,抱殘守缺。

      從這個意義講,我是窮人。在當代社會,擁有從容心境,便 擁有一筆稀缺的財富。最近涌起進藏旅游熱。我的幾位有閑朋友,商量去西藏,看生態的西藏,宗教的西藏,有神的西藏,美感的西藏。盡管這幾位仍處在紙上談兵,坐而論道,自我陶醉的階段,但他們遲早會去的。當然,乘新開通的火車。據說,往西藏去的車次,已經排滿了,得等著。因為大家一窩蜂往那邊跑,像趕集。而當地藏民,去朝圣的姿態最從容。藏民走出家門口,“嘩———”,一個長頭,五體投地,向拉薩方向前進。一路上風餐露宿,風雨無阻。如果遇到河,他們會在彼岸將過河的這段距離,用磕長頭補回來。從家門口到目的地,千里迢迢,一絲不茍,全部用身體丈量。從搞藝術的眼光看,這是行為藝術。但誰做得了?永恒的藝術,需要曠世從容。

      藏民磕長頭遠行,一出去就是幾年,以“年”為單位來計算時間的人很多很多。我想,青藏鐵路給西藏帶去的,不僅有煤炭、石油、電器,還有時間和效率觀念,西藏的經輪,從此要轉快了。

      但是,邊遠地方的生活,永遠趕不上時尚之都?,F代生活,又誕生了閃民。最早的閃民出現在美國,一個叫比爾的紐約人,用電子郵件召集二百多人,在百貨大樓家具部出現。他們自稱是住在皇后區倉庫里的人,排起長隊,來購買愛情墊子,把售貨員鬧得目瞪口呆。亞洲第一次閃民活動,在日本上演,很多人模仿《黑客帝國》中的特工史密斯,穿同樣衣服,涌向東京街頭,好像真要打世界大戰。巴西某大城市,一百多名閃民,在鬧市圍成一圈,不停地轉,同時掏出手機叫喊:“是的,是的。”然后鼓掌,迅速消失了。閃民有條規矩:傳遞快樂,不傷害任何人,進得去出得來,不留下任何痕跡。

      據說,我國也出現了閃民,由一些半吊子藝人,各種粉絲和莫名其妙的小青年組成。但他們“閃”過后,發表演講,接受記者采訪。他們要名聲。他們說“活著就得折騰”。

      這使我想起一位在生活中低調,在舞臺上折騰的著名藝術家。2001年,我在張家界機場,與石灣先生相遇。他當時任《作家文摘》報主編。幾年過去,當時嘮了些什么,大多忘記。只記得提起這位藝術家時,石灣先生說,他在大年初二去世了。他妻子也是名演員,為了不驚動大家,把喪事悄悄辦了。后來在劇院宿舍樓布告欄內,張貼了訃告,有這樣一句逝者遺言:“不要在悲傷中告別。讓我們在美好的回憶中說聲再見,祝大家健康、幸福!”石灣先生說,他看完這句話,掉下了眼淚,站在布告欄前久久不忍離去。

      其實,論自然屬性,據科學家說,人體中含有的脂肪,僅能制造七塊肥皂,人體中含有的磷,可以制作兩千根火柴頭,人體中含有的硫磺,只能夠消滅自己身上的跳蚤。關鍵是人體蘊含的精神。藏民一步一磕頭,閃民一閃而逝,北京藝術家簡短留言,這是不同的精氣神兒,不同的人生藝術。你方唱罷我登場,人生百味雜陳,令人不勝唏噓!至于我,如果說折騰,不過是網絡打手而已。我深居簡出,坐在電腦前,記載下種種人生,保持我的從容心境,就像后人評說前朝往事一樣。

      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      http://image95.pinlue.com/image/68.jpg
      分享
      評論
      首頁
      和记